欢迎来到8虎体育

芝与纪的故事(小说)

meiwen 2020-01-21 21:50:38

芝与纪的故事(小说)(图1)

芝的家里不久前安了座机,她很高兴,她想这样就可以和城里的好朋友纪妹随时通话联糸了。

这天吃过早饭,她给出门在外的丈夫打了个电话,又忙着去做洗衣服去了。洗完衣服,她忽然想给纪妹打个电话,她已有时日没给纪妹打电话联系了,也怪想念的。她把电话拨了过去,但铃声响了五六下都没人接,芝心想兴许是纪妹生意好,忙不过一来。

原来芝和纪是二十多年的知己了,芝大纪两岁。她俩是在二十多年前乡镇企业兴办的机砖厂认识的,那时芝已经结婚,并有一个不到一岁的女儿,而纪还是个未婚待嫁的姑娘,长得高高挑挑,白白净净,漂漂亮亮。

在分配干活的时候,厂里把她俩调到码坯组成了搭挡,共码一条水坯道。无论是风和日丽还是夏日炎炎,无论是骄阳似火还是寒风凌冽,她们都一边码着水坯,一边摆着咙门阵,或是不说话,只要相互看上一看,都会心生愉悦,成了无话不谈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这不,二十多年过去了,芝和纪并没有因时空的转换而梦断情缘,而是随着岁月的叠加那而更加历久弥新。

芝的一家早已告别老屋,在村里临近的公路旁新修了楼房,开了小卖部。而纪结婚后随娘家嫂子进县城开了日杂铺,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并在城里买了房,过上了城里人的生活。

过了几分钟,芝又把电话打了过去,重拨了几次,电话的那头终于有人接了,喂,你是哪个?,芝一听是个男人的声音,吓了一跳,纪妹的丈夫不是随舅子到打工去了吗?莫非是把电话打错了,自家丈夫的手机上?于是忐忑地:你在哪里?

我是陈刚,你是?对方语气显得很不高兴。

哦,陈刚你回来了!我是芝,我以为我的电话扛错了,我找纪妹。芝潜意识感到不安。

喂,

听到纪的声音,芝连忙解释说:刚才给你打电话,我想肯定是你接电话噻,哪晓得是一个男人的声音。我以为打错了,打到我家王林的手机上了,问了一句:你在哪里?哪晓得是你家陈刚的声音!他说不定要误会都不晓得,他啥时候回来的?待会儿你给他解释一下嘛,免得让你们两个弄得不高兴。

没啥,他昨天才回来的,怪不得我问他哪个打的电话,他阴沉着脸不说话??!纪在电话的那头缓缓地说着:姐,你过来耍嘛!

好好!芝已无心聊天,你快去给他解释一下嘛。说完放下了电话。

却说纪放下电话,见丈夫在一旁看着电视默不作声,便故作轻松地坐到丈夫身边,用肘子轻轻他碰了一下丈夫说:咋啦?不高兴啦?

你说呢,是你高兴么?陈刚憋不住说话了。

你咋那么小气噢,芝说她以为电话打错了,他们家王林的手机上了…〞纪赶紧解释说。

不等纪把话说完,陈刚就气呼呼地说道:电话打错了,她给谁打电话都不晓得?还说我是王林!这么说来,王林不是经常到你这里来喽?〞

你咋不讲理???人家已经说了已为电话打错了,再说他们家的座机又不显示通话记录,纪还叫我给你解释。你说的这些,咋可能嘛!向来温文尔雅的纪,此时也急红了脸。

不可能?以往我没出去打工的时候,他们都时常进城来喊你一块去耍,更不用说我不在家的时候!

你太不讲理了,不是每次都是芝在一起的吗?我和芝是多年的朋友,可能吗?如是那样,芝的脑子不是有问题吗?纪异常生气同丈夫据理力争。

那是她不在乎她丈夫,但我不能不在乎你!见丈夫信口呲黄,纪生气极了立马回击,

但我不可能不在乎我的朋友!我们的关系绝对不象你想得那么肮脏!

为这,纪两天没搭理丈夫,转眼陈刚的假期已到。临走时,陈刚对纪说:反正我不喜欢你和甘他们两口子交往,我走后你要和他们保持距离!

你晓得你在说啥吗?我是你的犯人吗?和谁交往是我的自由!纪也是一个有思想有主见的女人。

那你说说,你是要这个家还是要你这个朋友?丈夫陈刚亮出了锏。

家我也要,朋友也要!纪脱口而出。

我要你选一样!陈刚有些气急败坏。

听丈夫这么一说,纪顿了顿用坚毅的语气说道:你这么蛮不讲理,我告诉你,我宁愿选择我朋友!

就这样因为芝的一个电话,弄得久别胜新婚的纪和陈刚不欢而别。

几个月以后,纪回娘家吃喜酒,在芝那里住了一夜。姐妹相见,情话绵绵。就连芝的老公王林也有些吃醋,常常戏称纪是芝的情人。

寒冬的夜晚,芝把丈夫丢在别的房间,两个不惑的女人钻进了被窝,又象往常一样开始了她们兴奋而甜蜜幸福的谈话――

陈刚走后,给你打电话了吗?芝有些担心地。

你说呢?纪俏皮而有些得意地握住芝的手。

他不可能不给你打电话。芝笑着回应。

算你聪明!两个女人说完会心地笑了。

接着,纪就把她和陈刚因为芝打电话而发生的争吵,一五一十地和芝讲了。芝听了好感动,感动得紧紧握着纪的手好久好久,不禁由衷地感叹道:纪妹,你让我懂得了什么是真正的朋友!

但对芝来说,她又怎么能让朋友因为她而作出如此的牺牲,宁愿不要家庭也要朋友!她握住纪的手深情地说:

纪妹,陈刚之所以那样防备你,戒备我们家王林,全都因为你长得漂亮,通情达理心底善良又善解人意。虽然你我都从风华正茂走到人到中年,但你不俗的仪表气质,待人的真和诚,在同龄人当中仍是鹤立鸡群魅力无穷。这样的女人,那个男人不喜欢?正因为这样,我们家王林也把你当妹妹一样看待,喜欢你和我交往,所以我们才走得这么近。我相信我们家王林的人品,相信你也很珍视我们间二十多年来风雨同舟真挚的情谊,所以我从不往那方面想!

芝说到这里,停顿了下来,又郑重地说道:纪妹,你知道吗,正因为你跟我们走得这么近,不只是你们陈刚有想法,就连我婆婆小姑子她们都有这种想法,但我又从来不敢告诉你,怕你误会我的意思,伤了我们的友谊。就拿去年5.12来说,我住在城里的婆婆小姑子她们都到我们这里躲,恰好碰见你也住在我家躲。从我内心来讲,我是多么害怕她们看你看我再看我们家王林那怪怪的眼光??!

然而,我啥也不能说,说了你肯定会走。但孤零零的你,女儿在上海上大学,你们陈刚又在外地打工,城里又不安全,危难之际我不仅看重我们间的友谊,更看重你的生命安全!

纪听了芝发自肺腑的话,好感动好感动,又情不自禁地握住芝的手动情地说:姐,你今晚不说,我还不晓得原来你承受的压力其实比我还大!避难的时候,真让你为难了!

这次,她们握在一起的手许久许久都没有有分开,此时已是凌晨一点了。但很久没有聚在一起的芝和纪,却仍是谈兴正浓。

哎,姐,你婆婆?;乩绰??纪躺在芝的身边,忽然。

回来过,前不久回来住过两天。芝听纪这么一问,语气里少了些许兴奋顿了顿说:反正这么些年和婆婆也没啥感情,唉,芝说到这里叹了口气,又接着说:

想起她过去待我的日子,真是不堪回有!令我刻骨铭心的是我小产的时候,她竟然把鸡蛋藏在猪草渣渣里!

就是,那些气只有你才忍受得下去!听芝这么一说,纪也想起当年在机砖厂芝讲给她的那些芝和她婆婆不愉快的往事。

多亏遇见了你,纪妹!芝又情不自禁地握着了纪的手满含深情地说:可以说你是上帝派来聆听我苦难排解我痛苦的使者,若没有你,我真不知道那段令人痛苦的日子我该怎么度过!我还清楚地记得那次小产,你一个还未结婚的女孩,还亲自到家里来看我,给了我二十元钱!当时的二十元钱,起码当现在的两百元。

差不多吧!纪点了点头。

哎,我就搞不明白,当时你一个女孩,咋就喜欢听我那些没完没了的婆媳之战,还和我成了好朋友,你为啥喜欢我?善谈的芝谈着谈着又来了兴致。

我喜欢你不象一般的农村妇女,谈吐不凡又是高中生,心底又那么善良,人又长得不错。不是有一句话叫漂亮女人喜欢漂亮女人吗?再说象你这么好的人,却还在这样的家庭受这样的气,我真为你感到不平!躺在芝身边的纪也不无动情地说。

芝和纪就这样谈着谈着,象往常一样又一次不知不觉地谈到了黎明。

芝与纪的故事(小说)(图2)

素心极简专栏ng> 周素琼,女,1963年生,省大邑县人。省大邑县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陈刚

陈斯,本名陈刚,法名罗刚;字一凡,号寻真。

纪妹

纪妹,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硕士生导师,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妇科副主任,妇科微创中心负责人,国家卫生计生委郑大一附院妇科内镜四级手术培训基地主任,负责郑州大学医学院妇产科本科生教学工作。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相关文章 TOP ARTICLES
文章排行 TOP ARTICLES
八虎门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