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8虎体育

岁月悠悠,家乡记忆之四

meiwen 2020-01-21 22:06:55

岁月悠悠,家乡记忆之四(图1)

初春,田野广袤无垠,一条坑坑洼洼的黄土路歪歪扭扭地伸向远方。一辆简易粪车被一头毛色火红的老牛驾着,往返于黄泥路上。车上是春耕用的农家肥,辕口坐着一个眼皮也好象懒得睁开的小青年。

春意融融,万物萌动。远远望去,田野似乎已经泛出淡淡地飘忽着的绿意,布谷鸟不停歇的啼叫在远近响起。太阳象要落山的样子,山头飞射出万缕红霞,尽管是晚霞,太阳的回光返照。

比起田野里、土路上的人来车往,充斥着或粗犷或尖利的吆喝。这车,这牛,这驾车人,仿佛和初春的气氛很不合拍。他们没有感到春天来临时的那份惊喜和急促,一副慢慢悠悠的样子。行走的节奏和速度完全随着红牛的性子,那驾车人仿佛只是一个摆设,连一声吆喝都没有。只有间或一声咳嗽打破须臾的沉静,那牛也奋发地小跑几步,车随着颠簸几下。而后一切又重归原有的节奏,安静而慢悠。

这是四十多年前的一幅梦幻似的剪影,这是一段真实的不能再真实的生活。那头红牛早已经死去多年,而那个驾车的年轻人却还活着,尽管已经老态龙钟。告诉大家,那个驾车人就是我本人。高中毕业回乡后,队长看着我身子瘦弱,就把赶牛车这样一件省力气的活儿分配给我表示照顾。并再三叮嘱,这条红牛老了,不狠劲打它是不会快走一步的。我无意识地“哦哦”地应承着,却从来没有动红牛半个指头。有时候看着他那双泪圈眼,我总想象着它究竟走过了多少负重的道路,耕过多少活人的田地;我也总会奇怪地总想起“老牛必定刀尖死,伺候君王不到头”这样一句老话来。想到这些时,我喜欢抚摸它那火红色的略显凌乱的皮毛,它便回过头来眼泪汪汪地看看我,伸出舌头来舔舔我的手心,手心便感到热乎乎的温暖。

可能惺惺相惜,也可能是人和动物有着某种相通之处吧。我感觉在那段落魄孤独的日子里,他竟然是我最好的、也是最理解我心情的朋友。我们没有像别人一样用皮鞭和吆喝交流沟通,却能步调一致地在那条歪歪扭扭的黄土路上相伴两个多月。两个月,我们始终沉静地往返在那条黄土路上,任别的车马吆喝着,从我们身边激情四射地飞奔而过,我们依然象老迈之人规避着一切可能的危险那样,尽可能慢慢地悠悠地按着自己的步调行进。

现在想起那段寂寞慵懒的时光,想起那些晚霞总象火一样耀眼的日子,心里就会泛起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喜欢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喜欢那种日落黄昏、落魄天涯的感触和意境。如果生命可以重新来过;如果那条黄土路不被改造成笔直平坦的水泥路;如果还有那么一头老红牛。我依旧会合着它那稳健和富有生活阅历的步调,重新去感受那慢慢悠悠的生活韵味??上б磺卸汲晒墼蒲?,只能把它珍藏心底,时不时拿出来慰藉自己孤独依旧的心灵了。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吆喝

吆喝以平易而又不乏生动幽默的语言介绍了旧北京街市上动人的一景,缓缓追忆的语调中流露出的是愉悦和幻想,让人体会到生活中蕴含的浓郁的情趣。本文选自《北京城杂忆》。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相关文章 TOP ARTICLES
文章排行 TOP ARTICLES
八虎门户网